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论文写作以及期刊推广服务!QQ:820771224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人文哲学期刊 → 文章正文

《中国外语》双月刊 北大核心

作者: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  来源:www.yzqkw.com  发布时间:2019/6/26 10:13:32  

基本信息

主办单位:高等教育出版社

出版周期:双月

ISSN:1672-9382

CN:11-5280/H

出版地:北京市

语种:中文

开本:大16开

邮发代号:80-350

创刊时间:2004

出版信息

专辑名称:哲学人文科学

专题名称:外国语言文字

出版文献量:1729 篇

总下载次数:1595223 次

总被引次数:35659 次

评价信息

(2018版)复合影响因子:2.105

(2018版)综合影响因子:1.530

该刊被以下数据库收录:

CSSCI 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2019-2020)来源期刊(含扩展版)

北京大学《中文核心期刊要目总览》来源期刊:

2011年版,2014年版,2017年版;

收录论文范文

中国工科大学生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轨迹历时研究

摘要:本文汇报了2013—2017年针对国内某高校81名工程技术类本科学生英语写作能力发展开展的一项历时研究。全程通过问卷调查、参与式观察、深入访谈、焦点访谈和周记撰写等方法收集数据。在入学之初对其教育背景、英语学习动机和高考成绩等进行了问卷调查,并通过为期16个月的大学英语读写研究型教学活动收集了学生撰写的研究周记2375篇。在使用“二语句法复杂度分析器” (L2 Syntactic Complexity Analyzer) 进行量化分析后,本研究结合个人深入访谈和小组焦点访谈内容,运用动态系统理论分析和理解学生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轨迹。研究结果表明,学生英语写作能力总体发展轨迹表现为不断递进,但强弱有别;个体发展轨迹呈非线性螺旋式发展,表现为持续进步型、高位稳定型和间歇发展型3种典型类型。

主题词:英语写作能力; 句法复杂度; 二语句法复杂度分析器; 动态系统理论;

1 前言

英语写作能力是衡量大学生英语综合水平和应用能力的重要指标。目前国内对于大学生英语写作能力的研究一是关注大学生写作策略 (黄莹、陈建平,2006等) ,二是关注写作教学模式 (杨莉萍、韩光,2012等) ,三是关注写作能力发展影响因素 (王立非、文秋芳,2004等) ,四是关注信息技术对写作能力的培养 (王娜,2014等) ,五是关注写作能力测试和评价体系 (齐曦,2017等) 。以上研究表明,在发展性评价体系下 (assessment for learning) ,写作能力体现为每个学生动态发展的过程,写作教学不只是信息的传递,而是基于有指导的发现;教师从知识的传授者转变为课堂活动的组织者,成为学习共同体中的一名成员 (co-learner) ;学生与教师共同研究 (research-based learning) 、共同发现、共同创造新知识 (original contribution) ;在语言学习这一社会活动 (social activity) 中,在真实任务的牵引下,学生亲身体验冲突、协商、妥协和合作的过程,并通过多模态写作途径用英语对过程进行记录、描述、讨论和反思,培养自我监控 (self-regulation) 的能力。这种ACROSS教学模式 (侯俊霞,2017) 对于培养学生的语言学习兴趣和自主学习能力具有积极意义,但是学生的写作能力发展过程还不清晰。本项研究以国内某“双一流”高校81名2013级工科学生为参试者,从其入校到本科毕业,历时4年完成英语学习经历跟踪研究。针对其英语写作能力发展采用定量与定性相结合的方法,首先从句法复杂度的角度绘制他们在不同时间节点的整体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轨迹,再结合动态系统理论分析和理解个体发展轨迹,找出典型特征。

2 文献综述

语言能力测试中的CAF (Complexity,Accuracy&Fluency) 理论可以描绘语言能力发展的速度、路线和绝对输出 (Housen&K u i k e n,2 0 0 9) ,其中的复杂度 (complexity) 维度可以体现语言能力发展的轨迹路线 (Norris&Ortega,2009) 。在其本身包含的词法复杂度和句法复杂度中,后者可以综合衡量二语学习者总体的语言发展过程。句法复杂度有多种衡量指标,Norris&Ortega (2009) 在总结前人句法复杂度研究时将其细化为5个方面,分别是长度、主从关系的数量、并列关系的数量、详细指数和固定形式的频率,每一个方面又有不同的衡量标准。在已往的32项相关研究中,最常见的衡量指标是平均T单位长度 (mean length of T-unit,占56.25%) ,其次分别为每个T单位中的子句数量 (clauses per T-unit,占15.6%) 、平均C单位长度 (mean length of C-unit,占6.25%) 、平均话语长度 (mean length of utterance,占3.13%) 、平均子句长度 (mean length of clause,占3.13%) 、生成句法指数 (index of productive syntax,占3.13%) 、并列结构指数 (coordination index,占3.13%) 和最小T单位 (minimal T-unit,3.13%) ,采用两种及以上衡量指标的研究分别为9.38% (2项) ,3.13% (3项) 和6.25% (6项) (W o l f eQuintero et al.,1998;Ortega,2003;Norris&Ortega,2009;Lu,2010) 。由此可见,研究者通常可以接受一到两种衡量指标,原因是大规模样本分析的人工标记和指标值计算费时费力。现有研究的样本普遍较少,容易影响样本结果的可靠性和样本的推广面。

针对句法复杂度分析的衡量指标和样本问题,研究者进行了自动分析工具的研究,希望借助计算机来代替人工标注,高效完成数据分析。例如Coh-Metrix可以测量名词短语中的修饰成分数量和句型密度等句法复杂度指标,但是这款工具主要用于测量语篇连贯性,其中与句法复杂度相关的指标比较少,不能全面分析句法复杂度 (陆小飞、许琪,2016) 。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学者陆小飞 (Lu,2010) 开发了基于计算机的“二语句法复杂度分析器” (L2 Syntactic Complexity Analyzer,以下简称L2SCA) ,可以大规模批量自动分析句法复杂度的14个指标,从而更加高效全面地分析学习者的句法复杂度。这14种指标中有11种指标经前人研究显示与学习水平、二语发展或写作质量有显著关系,而其他3种指标由CAF理论专家Wolfe-Quintero、Inagaki&Kim在1998年向二语写作研究者推荐使用 (ibid.) 。陆小飞 (Lu,2010) 使用L2SCA对40篇作文进行分析,并与人工标注进行比较,结果显示相关度在.834~1.000之间。Yoon&Polio (2016) 的研究也验证了L2SCA可以可靠分析较高水平学习者的作文。这14个衡量指标归纳为5个类别 (详见表1) 。Lu (2011) 利用L2SCA分析了中国口笔语语料库中的3 678篇作文,发现MLC、MLS、MLT、CP/C、CP/T、CN/C和CN/T这7种指标随着语言能力的提升而提高,D C/C、D C/T和C/S随着语言能力提升而降低。C/T、CT/T、T/S和VP/T无法或不能明显区分语言能力的变化情况。

句法复杂度研究多为对比研究,研究对象主要是处于不同语言学习环境中的学习者和不同语言水平的学习者,但针对同一组研究对象的历时研究较少。Ortega (2003) 综述中的26项研究中只有6项是历时研究,并且采用了较少的样本,参试者超过50名的研究仅2项。研究时长除了2项约为1年,其他研究普遍在2~3个月之间。研究时长在2~3个月的研究结果显示,句法复杂度变化不大,而研究时长超过1年的研究结果表明句法复杂度在前期变化微弱,但到最后节点会有较大变化。因此,清晰观察学生句法复杂度变化情况,历时研究的时长应当不少于1年。本研究采用L2SCA对81名工科学生历时16个月撰写的2 375篇研究周记进行了分析,计算平均值绘制整体写作能力发展轨迹。同时,由于个体二语写作能力发展是非线性的复杂的动态过程,需要借用动态系统理论 (Dynamic System Theory,DST) (Larsen-Freeman,1997,2006;de Bot et al.,2007) 来关注学习者写作能力发展随时间变化的真实过程。分析中关注动态系统理论的4个主要特征:初始状态 (initial state) 、吸引状态 (attractor state) 、变异 (variation) 以及非线性 (non-linearity) 特征 (de Bot et al.,2007) ;从高峰与低谷、前进与后退的发展曲线中了解个体在动态平衡中的自我重组和调整过程 (方红、王克非,2014) 。

表1 L2SCA句法复杂度测量指标

(来源:改编自陆小飞、许琪,2016:413)

3 研究方法

3.1 参试者

本项研究参试者共81名 (男生64人,女生17人) ,分别来自北京、天津和重庆三个直辖市以及全国21个省份。他们通过全国高等院校入学考试被某“双一流”高校录取为工程技术类本科学生,专业分别为空间工程、电子工程和光电工程。其中,66名学生高考英语成绩超过80分 (以百分制计算) ,比例为81.5%,高于全体工程技术类学生 (74.9%) 。入学时,通过英语分级考试选入高级班就读。按照所属学院编为3个教学班,人数分别为30、29和22人。81名学生中有7名少数民族学生 (满族3名、土家族2名、回族和壮族各1名) ,其他74名为汉族,英语均为其第二语言。平均开始学英语的年龄为8岁半,其中,6名学生有过出国旅游或游学经历,35名学生入学前有外教授课经历。根据陆小飞 (Lu,2010:491) 的分类,81名参试者被认定为高水平英语学习者,因此其英语写作输出可以被L2SCA分析。根据L2SCA分析结果,81名学生中有8名参试者被选为典型代表,深入跟踪。他们分别是丽丽 (AC) 、欣欣 (EA) 、彤彤 (HD) 、小海 (EF) 、小坤 (IB) 、小洋 (ID) 、小刚 (KB) 和小峰 (KE) 。

3.2 研究设计和数据收集

笔者在这3个教学班大学英语读写课上采用ACROSS课程设计模型 (侯俊霞,2017) 开展研究型教学。平均每个学期30个课时,每周2个课时。在学生开课第1周进行分组,5到6人为1组,每班4到5组。第1学期要求每个小组在阅读课文的基础上,从10个主题中挑选一个进行课题研究,撰写研究报告,进行学术分享。第2个学期鼓励每个小组从周边环境中发现问题,撰写研究预案,申请研究经费,开展实证研究,收集数据,分享研究过程。第3个学期在前期实证研究的基础上,撰写学术研究报告,参加学术会议并宣读论文。整个过程中,学生每人每周以电子版形式提交研究周记,撰写时间不限时,为学生自然产出,记录一周研究进程和感受,包括小组活动中的冲突、协商、妥协和合作过程。全程共收集学生撰写的英文周记2 375篇,约80万字,体裁全部为记叙文。

在使用L2SCA分析学生在不同时间点撰写的语料,量化分析学生的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轨迹后,对8名有代表性的参试者进行了个人深入访谈,对其中13个研究小组进行了焦点访谈,结合个人深入访谈和小组焦点访谈运用动态系统理论分析和理解量化分析结果,反思学生大学英语学习经历。

3.3 数据分析

数据采集完毕后,首先采用L2SCA对2 375篇研究周记进行个人分析。第1步将每人撰写的研究周记由word版本转换成文本文件,按照撰写的时间顺序命名,如参试者欣欣个人编码为EA,其第1次撰写的周记命名为EA001。第2步将命名后的文本文件放入各自的文件夹内并进行分析,得到历次周记14种句法复杂度指标,绘制成表格。第3步根据表格用SPSS分别绘制81人的句法复杂度发展曲线图,通过比较分析归纳出句法复杂度发展的3个类型,再就典型代表进行个案分析。

表2 句法复杂度指标间相关度汇总表

注:根据Wolfe-Quintero et al. (1998) ,相关度大于0.650为强相关,0.450~0.650为中相关,小于0.450为弱相关,负号表示负相关。

完成个人情况分析后,采用以下步骤对总体情况进行分析。第1步按照时间节点分别在每学期开始、期中和期末选择研究周记各1篇 (标记为201301,201302,201303,201401,201402,201403,201404和201405) 。每人8篇,共648篇。其中64篇由于标点符号问题,指标数据出现极端值 (如MLS达到200) ,因此被剔除。这种现象多发生在第1学期,原因是部分学生第1次使用电脑撰写周记,对word文档操作不熟悉。第2步对584篇研究周记使用L2SCA进行分析,得到每一时间节点的研究周记句法复杂度指标,进行平均值和标准差计算,绘制成表。再根据该表格用SPSS绘制整体句法复杂度发展曲线图。第3步对历次指标平均值进行相关度分析 (如表2所示) ,根据14种指标之间的相关性强弱程度进行聚类,将其分为4类:MLC、MLS和M L T为第1类;C P/T、C P/C、CN/T、CN/C和VP/T为第2类;T/S和C/S为第3类;CT/T、C/T、DC/C和DC/T为第4类。如表2所示,单位长度类别中的3个指标,除MLS和M L C呈现的是中相关,M L C和MLT以及MLS和MLT都是强相关。说明这3个指标相互之间关系非常紧密,发展变化趋势也比较相近,可以作为第1类进行分析。并列结构使用量中的CP/T和CP/C两个指标的相关度非常高,接近1.000,与特定短语结构中VP/T、CN/T和CN/C都呈现强相关关系,而VP/T、CN/T和CN/C这3个指标间的相关度也是强相关,在分析时可以一同分析。因此,CP/T、CP/C、CN/T、CN/C和VP/T为第2类。句子复杂度类别中的C/S指标与MLT、MLC、CP/T、CP/C、CN/T和CN/C的相关度都在中相关以下,与其呈现强相关的指标只有MLS和T/S,说明C/S在分析中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因素,是构成完整的写作能力发展轨迹中的重要一环。在并列结构使用量中T/S只与C/S呈强相关,因此T/S和C/S可以作为第3类进行分析。从属子句使用量中除CT/T与DC/T和C/T呈中相关外,CT/T、C/T、DC/C和DC/T之间的相关度都是强相关,所以这4个指标归为第4类进行分析。

图1

结合量性分析结果以及访谈数据,笔者从动态系统理论角度对个体写作能力发展特点进行分析和描述。以动态、非线性和不可预测的开放态度理解写作能力发展的复杂性。在分析过程中通过参试者的叙述回到时间和语境中研究真实的语言输出,找到复杂系统发展过程中影响英语写作能力发展的偶然事件和写作各指标非均衡发展的变异过程,关注写作能力各指标在发展过程中相互关联、影响、协调和妥协的过程,了解其写作发展轨迹非线性变化。

3.4 研究伦理

本项研究在自然情境下进行,由笔者在自己所教的3个自然班中进行,未设置对照班和参照班。在使用学生研究周记进行数据分析和采访前,为每位参试者发放课题信息表,并签署知情同意书。采访安排在学生毕业评定完成后进行。分析和发表过程中,对参试者真实身份进行编码和匿名处理,保护参试者隐私。

图2

4 研究发现

4.1 整体趋势

81名参试者历次的14种句法复杂度指标平均值呈现曲折变化的过程,而非单调上升或单调下降。为了最大程度显示曲线的变化趋势,笔者结合5大类14种指标的数值情况将指标曲线分布在3个不同的图表中。图1的指标值在5.00及以上,图2的指标值在0.50~2.50之间,图3的指标值在0.50以下。

图1展示了代表单位长度的3个指标MLS、MLT和MLC的变化趋势。这3个指标在3个学期内都呈现出曲折变化过程,并且都有两个小高峰,分别是第1个学期的期末和第2个学期的中后期,而每个学期初是低谷期。可见,在连续进行英语学习的过程中,学生英语写作的单位长度呈现上升态势,而在一段时间没有英语输入的情况下 (例如寒暑假) ,学生英语写作的单位长度有明显的回落。这里出现的语言损耗 (language attrition) 说明语言的使用和输入对语言的保存起着关键作用 (Hansen,2001) 。

图2和图3展示了句子复杂度、从属子句使用量、并列结构使用量和特定短语结构的11种指标发展轨迹。从图中可以发现这11种指标呈波浪型变化。从均值曲线来看,CT/T和DC/C在发展过程中基本保持不变,VP/T、C/T、CN/T和DC/T总体呈下降趋势,T/S、C/S、C N/C、C P/T和C P/C总体呈上升趋势。陆小飞 (Lu,2011) 的研究发现记叙文比议论文的句法复杂度低,C/S呈现下降的趋势,C N/T逐渐上升,表明学生的句子结构复杂度和复杂性名词短语使用量有提升。本研究中学生写作产出的C/S和CN/T的发展趋势呈现相反的结果。原因主要是写作语料为研究周记,体裁为记叙文,学生在记录研究心路历程中,句子过于零散,导致句子中的从句增加,影响了C/S的发展变化。同时,学生在写作的时候以简单句为主,对于复杂性名词短语使用较少,导致C N/T逐渐下降。

图3

4.2 个案分析

使用L2SCA对每位参试者所提交的研究周记首先进行量化分析,再借助SPSS绘制成个体句法复杂度变化曲线图,最后根据其变化趋势和走向归纳总结为3种类型:持续进步型、高位稳定型和间歇发展型,各有40人、8人和33人。8名深入跟踪的参试者中,彤彤、丽丽、小海和小刚属于持续进步型,欣欣属于高位稳定型,小坤、小峰和小洋属于间歇发展型。各类型特点及典型案例汇报如下。

4.2.1 持续进步型

持续进步型参试者的写作能力发展特点是句法复杂度指标曲线曲折变化,从整体来看呈现上升的趋势。以典型代表小海同学为例 (如图4所示) ,其指标变化趋势如下:平均子句长度 (M L C) 从7.49上升至8.72,总体上呈现上升态势;平均句子长度 (MLS) 从15.30到24.15,呈现一个上升的态势;平均T单位长度 (MLT) 总体在14.50上下波动,比较平稳,但是后期出现一个峰值,上升明显;每个句子中的子句数量 (C/S) 从2.04到2.77,波动变化,但是总体有微弱的上升;并列句比率 (T/S) 从1.04到1.67,总体呈现上升的趋势;每个T单位中的子句数量 (C/T) 在1.80水平上下波动;复杂T单位比率 (CT/T) 先升后降,从0.54到0.75再到0.36;从属子句比率 (DC/C) 呈现微弱的下降趋势,从0.40下降至0.28;每个T单位中的从属子句数量 (DC/T) 先升后降,从0.79升至1.17再降至0.45;每个T单位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T) 总体呈上升态势,从0.8升至0.32;每个子句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C) 从0.04升至0.19,峰值可以达到0.31;每个子句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C) 总体平稳,有微弱下降趋势,从1.17下降至0.92;每个T单位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T) 总体有下降态势,从2.29下降至1.50;每个T单位中的动词短语数量 (VP/T) 有微弱的下降态势,从2.54下降至2.18。从这些数据中可以看出单位长度的3个指标 (MLC,MLT和MLS) 都是上升的态势,说明句子长度有了明显的提升。其他指标虽然波动变化,但总体上较为平稳。

访谈中小海表示对自己的英语写作能力发展比较满意,称其帮助自己实现了大学期间制订的各项学习目标。

“我大一想上研,大二听说有出国项目,都需要考英语。大三考过了雅思,也顺利拿到留学基金委的名额,有机会到国外做毕业设计。这些都需要有用英语做研究的能力,从查找文献到写出论文,全程都要用英文完成。现在回想一下,这3个学期的大学英语课帮我先预习了一遍流程。每周的研究周记,我尽量写到500字以上,有时候觉得没什么用,后来发现坚持下来对英语写作能力提升帮助还是很大的,慢慢不再害怕用英语表达了。英语研究报告也锻炼了我的学术写作能力,有机会去采访、发问卷、做观察。小组讨论也用英语,感觉自己做的都是有意义的事,所以很用心。” (小海——2017年7月采访)

图4 持续进步型学生句法复杂度发展轨迹——以小海为例

持续发展型参试者学习目标明确,将英语作为一种工具,能够认识到英语写作能力对其个人发展的促进作用。其写作能力发展整体呈现上升趋势,但是在上升过程中也伴随着曲折往复的上升和下降,因此为螺旋式上升。

4.2.2 高位稳定型

高位稳定型学生的句法复杂度变化特点主要是各项指标基本稳定在较高水平,例如平均句子长度 (MLS) 的指标值在8.00及以上 (参照Lu,2011的研究结果) 。欣欣同学是高位稳定型的典型代表,其14个句法复杂度指标的变化趋势如图5所示。平均子句长度 (MLC) 数值变化从8.43到8.18,峰值可以达到9.18;平均句子长度 (MLS) 从14.80微弱下降至11.75,但均维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平均T单位长度 (MLT) 数值从13.70到12.83,虽有波动,但是总体变化不大;每个句子中的子句数量 (C/S) 从1.76降至1.44,处于一个较高水平;并列句比率 (T/S) 基本在1.00上下波动;每个T单位中的子句数量 (C/T) 在1.43到2.53间波动;复杂T单位比率 (CT/T) 在0.50水平上波动,从属子句比率 (DC/C) 在0.40水平上波动,两项指标起伏不大;每个T单位中的从属子句数量 (DC/T) 峰值为1.27,谷值为0.51,起伏变化较大;每个T单位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T) 呈现下降态势,由0.44下降至0.15;每个子句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C) 呈现下降态势,由0.27下降至0.10;每个子句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C) 在0.80水平上下波动;每个T单位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T) 在1.30水平上下波动;每个T单位中的动词短语数量 (VP/T) 在2.00到3.00间波动。综合来看,这14个指标虽然也有起伏变化,但是基本维持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指标值稳定在较高水平。

访谈的结果也对这一变化趋势进行了验证。在访谈中欣欣同学谈到了大学期间自己提升和保持英语写作水平的经历。

图5 高位稳定型学生句法复杂度发展轨迹——以欣欣为例

 “我高考英语考了146分,大一大二坚持用英语写研究周记和报告,开始写200个词就不知道写什么了,后来一周能写两千多。研究周记已经不再是一项任务了,它能记录我的生活,只不过是用另外一种语言。我觉得还可以训练用英语来思考的能力。课上讲什么能用的都用上,写的时候想表达点儿啥,不会就去查,查完马上用,比死记硬背好多了。锻炼写作能力的同时也想想自己在学习和研究中有啥收获,有啥不足。我是我们组的组长,我们一起用数模的方法完成了大学英语课的研究报告,特别有成就感。在国际会议上代表我们小组做了主旨发言,论文也得了特等奖。大四撰写毕业论文时发现找英文资料、写英文摘要很轻松”。 (欣欣——2017年7月采访)

高位稳定型参试者英语水平起点高,自我监控能力较强,具有英语学习的内在动力。英语写作不再是一项任务,而是实现自己情感表达的方式。英语成为自己观察、认识、理解和描述周围世界的途径,在真实场景下实现真实语言的输出。动态系统理论的吸引状态说明系统在发展的过程中,内部各指标相互关联、影响、协调和妥协,可以达到一个平衡态。高位稳定型学生的句法复杂度指标发展轨迹体现的就是写作能力发展的一种稳定态。从曲线图中我们可以看出各个指标的数值大致稳定在一个比较高的数值水平,整体起伏发展变化不大,说明这些学生的写作能力在一个较高水平稳步发展。

4.2.3 间歇发展型

间歇发展型学生的曲线变化特点是复杂度指标曲线的波动起伏大,各项指标有升有降,无法简单地判断为句法复杂度上升或者下降。其中以小坤同学的变化曲线最有代表性。如图6所示,他的平均子句长度 (MLC) 波动变化,总体呈现微弱的上升,从8.00升至8.24;平均句子长度 (MLS) 呈现微弱的下降态势,从18.67降至16.47;平均T单位长度 (MLT) 呈现下降的态势,从18.67下降至13.04;每个句子中的子句数量 (C/S) 呈现下降的态势,从2.33下降至2.00,谷值可以达到1.42;并列句比率 (T/S) 从1.00微弱上升至1.26;每个T单位中的子句数量 (C/T) 呈下降趋势,从2.33下降至1.58;复杂T单位比率 (CT/T) 变化不大,在0.50水平上下波动;从属子句比率 (DC/C) 在0.40水平上下波动;每个T单位中的从属子句数量 (DC/T) 呈现下降态势,从1.11下降至0.62;每个T单位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T) 起伏较大,在0.06至0.50内波动变化;每个子句中的并列短语数量 (CP/C) 总体变化不大,在0.15水平上下波动;每个子句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C) 总体变化不大,在0.81水平上下波动;每个T单位中的复杂名词性短语数量 (CN/T) 起伏较大,从0.58到2.86波动变化;每个T单位中的动词短语数量 (VP/T) 呈下降趋势,从3.67降至2.17。综合来看,各项指标的升降趋势不统一,例如MLC呈现微弱上升趋势,但是MLT却是下降趋势。部分指标波动较大,例如CN/T。因此,这类学生的发展趋势属于间歇发展型,各指标变化趋势的不同说明其发展程度不同。

图6 间歇发展型学生句法复杂度发展轨迹——以小坤为例

在访谈中,小坤同学对句法复杂度的量化结果进行了验证,他解释了自己写作能力间歇变化的原因。

“周记总结一周,想到什么就写什么,也没有个整体的规划。写作风格吧,比较天马行空,只能提纲挈领地写一点。总体思维流畅,结构不是很严谨,我到了第二个学期喜欢英语辩论,占的时间比较多,说得多,不怎么写。经常到了最后要交的时候匆匆完成。” (小坤——2017年7月采访)

间歇发展型学生的英语写作态度和时间管理能力直接影响了其研究周记的完成质量。同时动态系统理论的变异状态认为系统内总的资源是有限的,在写作能力的发展过程中资源分配的不均衡会导致各指标要素发展的不均衡。间歇发展型学生的曲线除了波动起伏大的特点外,各指标类别的发展趋势也不一致。例如MLS、MLC和MLT呈现上升趋势的时候,C/T和DC/T却呈现下降的态势,处在系统的变异状态。间歇性发展中反复出现的语言损耗与其语言保持和发展持胶着状态,导致指标呈现上下波动的态势。

5 讨论与结语

本项研究历时4年,经历了我国大学英语改革大调整的探索期,也是《大学英语教学指南》酝酿、制订和颁布的关键期。大学英语的教学目标调整为在注重发展学生通用语言能力的同时,进一步增强其学术英语或职业英语交流能力和跨文化交际能力。教育政策的制订需要一线外语教师在课堂上大胆尝试,为进一步推动外语教学改革提供新案例。笔者在所授大学英语读写课上采用小组协作研究模式,鼓励学生将课本中通用英语的内容用学术英语方法进行学习,深入探究,英语成为学生探索世界的途径。他们用英文撰写研究周记,记录学习和研究的过程,在真实的场景中进行语言输出,在高层次思维活动中拉动写作能力的提升。

通过对81名参试者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进行历时跟踪研究,发现学生的写作能力发展轨迹总体上表现为不断递进,但强弱有别。14种句法复杂度指标平均值呈现曲折变化的过程,而非单调上升或单调下降。每个学期初学生英语写作的单位长度有明显的回落,呈现低谷期,出现语言损耗现象,说明语言的使用和输入对语言的保存起着关键作用 (Hansen,2001) 。需要教师在教学中关注较长假期中的语言输入问题,可以采用在线平台发布作业,鼓励学生利用各种网络学习资源开展自主学习。在周记写作中,学生的句子结构复杂度 (C/S) 上升和复杂性名词短语使用量 (CN/T) 下降,说明学生在这两方面还存在着进步空间,需要教师在教学中关注,有针对性地进行训练。最好每两个月对周记进行句法复杂度分析,实时了解学生的写作能力发展情况,给予及时反馈。

本项研究在整体写作能力发展轨迹研究的基础上,对个体句法复杂度变化曲线图进行分析,根据其变化趋势和走向归纳出3种典型类型,分别是持续进步型、高位稳定型和间歇发展型。学生写作能力发展轨迹的多样性一方面解释了总体发展指标中的单位长度指标 (MLS、MLT和MLC) 变化趋势不明显的现象,同时也提示在教学过程中,教师应该以动态、非线性和不可预测的开放态度理解学生写作能力发展的复杂性,运用动态系统理论关注影响学生英语写作能力发展的偶然事件和写作各指标非均衡发展的变异过程。对持续发展型学生要给予积极引导,帮助其认识到写作能力发展对其学习目标整体实现的支撑作用,调动其英语学习的积极性;对高位稳定型学生要认识到他们能力发展的巨大潜力,设计需要更高层次思维活动和语言能力的教学活动;对间歇发展型学生,要在他们写作能力发展出现胶着状态时,在教学中进行积极干预,有针对性地进行训练,帮助学生实现螺旋式的上升。

参考文献

[1]de Bot,K.,Lowie,W.&Verspoor,M.Adynamic systems theory approach to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J].Bilingualism:Language and Cognition,2007,10 (1) :7-21.

[2]Hansen,L.Language attrition:The fate of the start[J].Annual Review of Applied Linguistics,2001,21:60-73.

[3]Housen,A.&Kuiken,F.Complexity,accuracy,and fluency in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J].Applied Linguistics,2009,30 (4) :461-473.

[4]Larsen-Freeman,D.C h a o s/Complexity science and second language acquisition[J].Applied Linguistics,1997,18 (2) :141-165.

[5]Larsen-Freeman,D.The emergence of complexity,fluency,and accuracy in the oral and written production of five Chinese learners of English[J].Applied Linguistics,2006,27 (4) :590-619.

[6]Lu,X.Automatic analysis of syntactic complexity in second language writing[J].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orpus Linguistics,2010,15:474-496.

[7]Lu,X.A corpus-based evaluation of syntactic complexity measures as indices of college-level ESL writers’language development[J].TESOLQuarterly,2011 (3) :409-420.

[8]Norris,J.M.&Ortega,L.Towards an organic approach to investing CAF in instructed SLA:The case of complexity[J].Applied linguistics,2009,30 (4) :555-578.

[9]Ortega,L.Syntactic complexity measures and their relationship to L2 proficiency:A research synthesis of college-level L2 writing[J].Applied Linguistics,2003,24 (4) :492-518.

[10]Wolfe-Quintero,K.,Inagaki,S.&Kim,H.Y.Second Language Development in Writing:Measures of Fluency,Accuracy,and Complexity[M].Honolulu:University of Hawai’i,1998.

[11]Yoon,H.&Polio,C.The linguistic development of students of English as a second language in two written genres[J].TESOL Quarterly,2016 (2) :275-301.

[12]方红,王克非.动态系统理论下翻译能力的构成及发展模式研究[J].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14 (5) :124-130.

[13]侯俊霞.中外合作办学项目跨文化教学案例反思[A].李莉文,蔡鸿编.大学英语教学与跨文化能力培养研究[C].北京: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2017:63-76.

[14]黄莹,陈建平.大学生英语课外写作策略研究[J].外语界,2006 (2) :35-40.

[15]陆小飞,许琪.二语句法复杂度分析器及其在二语写作研究中的应用[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6 (3) :409-480.

[16]齐曦.生态语言学视域下的学术英语写作能力发展评估体系研究[J].外语界,2017 (3) :82-89.

[17]王立非,文秋芳.母语水平对二语写作的迁移:跨语言的理据与路径[J].外语教学与研究,2004 (3) :205-212.

[18]王娜.创新写作教学,体验数字写作--来自北京科技大学“信息技术与英语写作课程整合研究”的报告[J].中国外语,2014 (2) :68-73.

[19]杨莉萍,韩光.基于项目式学习模式的大学英语写作教学实证研究[J].外语界,2012 (5) :8-16.

联系方式

客服QQ 820771224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yzqkw.com
郑重承诺 高效,快速,包发表!
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