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论文写作以及期刊推广服务!QQ:820771224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国贸论文 → 文章正文

中日关系转圜前景研判研究

作者: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  来源:www.yzqkw.com  发布时间:2020/4/21 12:49:27  

摘要:面对地区格局与力量对比的变动、进入“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的混乱与“倒行逆施”以及世界局势暗流涌动、动荡不安的现实背景,同时在改善两国关系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的前提下,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势头仍将继续保持,各领域的全面交流与良性互动将成为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双边关系的基本面。在综合评价有利条件及阻滞因素后,可以基本判定经济领域的合作共赢将稳居中日关系向上向善的主流,民间交往的有效开展与否将决定着关系发展是否具备强韧基础,而领土、历史问题的有效搁置、解决与否将成为影响关系发展势头的根本性、结构性因素。综上所述,面对两国间巨大的共同利益、不断积累的合作动力,在综合考量、研判的基础之上,可以对未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持审慎乐观的态度。

关键词:中日关系; 经济合作; 自由贸易; 领土与历史问题;

1 中日关系转圜回暖的背景分析

1.1 中日实力差距逆转趋势无法挽回,日本被迫转变心态

2010年,中国经济总量首次超越日本,跻身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17年,中国的GDP总量已达12.143万亿美元,为同年日本GDP总量(4.86万亿美元)的2.5倍,已经在整体上完成了对日本经济的彻底超越。2012年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风格已由实施多年的“韬光养晦、有所作为”快速转变为“积极进取、奋发有为”,一系列对外政策倡议以及全球治理理念全面推出并付诸实践,伴随着中国经济走向全世界以及中国海军实力十余年来的突飞猛进而在全球落地生根、全面绽放。相比之下,经历了“广场协议”以及20世纪90年代经济泡沫打击下的日本,经济增长持续低迷、社会发展具足不前,安倍晋三虽已成为自“明治维新”以来日本任期最长的首相,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民众对其个人以及自民党执政的支持,但“安倍经济学”等一系列社会经济发展规划难以长期奏效,社会经济发展模式的长期积弊使得诸多举措“治标不治本”。

在“此消彼长”的双边力量对比转圜的背景下,日本对中国的心理认知与态度开始进入“否认、愤怒与沮丧”阶段,2010年至2012年则成为中日关系急转直下的开端。钓鱼岛“国有化”闹剧、东海海域划界与“春晓”油气田开发纷争以及日本政界高层人士频繁参拜靖国神社,这一系列“开倒车”的举动在历史与现实的双重维度上,为中日关系的发展蒙上了沉重的阴影。此局面一直持续到2016至2017年间。而随着中日国家力量尤其是经济实力差距的愈发扩大,尤其是2012至2016年中日贸易总额连续五年出现负增长,2012年的贸易增长率比上一年下降了19个百分点,这对于以“外向型经济”立国的日本而言无疑是重大打击,其深感两国“政冷经冷”的局面将进一步损害本国利益。由此,日本对华态度转向“妥协与接受”,突出表现为在首届中国“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开幕前夕,日本政府在本国经济界游说的影响下主动改善两国关系,同时在心态上逐渐适应了中国的崛起以及东亚地区格局的转捩。这是两年来中日关系回暖的最重要的内生驱动性因素。

1.2 全球化进程面临重大挑战,日本应对“特朗普冲击”独木难支

对日本而言,“特朗普冲击”主要来自经贸及同盟关系两个领域,并且在特朗普政府的议事日程中,经贸协定的重新谈判与提高盟友的军费承担一向是遵循“联系战略”而交织在一起的。日本作为美国亚太同盟体系内的重要盟友,自然首当其冲、苦不堪言。对待日本,特朗普根据国内需要要求日本开放汽车产业并且取消对于农业和畜牧业的关税保护。因为在他看来,以汽车行业为代表的贸易逆差,一直是美日关系中矛盾的“顽疾”。2018年9月25日,特朗普表示未来可能会对日本输美汽车及汽车零部件征收高达25%的关税;2019年9月16日,特朗普称“美国已与日本就关税壁垒和数字贸易达成初步协议”;紧接着,9月26日特朗普与安倍晋三在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初步达成了一份自由贸易协议,将互相向对方开放价值约70亿美元的市场。新版“美日贸易协定”虽已尘埃落定,但日本做出的让步与牺牲促使其在捍卫多边主义与自由贸易体系的议题上加紧寻求可靠的合作伙伴。

在向美国无奈做出妥协的同时,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由市场经济转向国家主义、世界经济情势的总基调由自由主义转向保护主义的宏观背景,促使作为世界重要大国的日本率先做出积极反应。继特朗普签署美国退出TPP的法案,日本、加拿大以及澳大利亚等11国代表于2018年3月8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了《全面与进步的跨太平洋伙伴关国系协定》即“CPTPP”的签字仪式后,日本又积极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进程,其所容纳的成员国层次更加复杂、诉求更加多元,相应的,其成功签署的意义也就更加深远。值得一提的是,众多行为体存在的现实,在一定程度上弱化了中国和日本优势地位的凸显以及两国对主导权的争夺;同时,在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外溢蔓延、中美战略竞争与博弈走向全球全方位的当下,以日本为代表的美国亚太诸盟国愿与中国进一步提高自由贸易程度的现实,鲜明展现了其坚决捍卫自由贸易体制的决心,给予了正在“倒行逆施”的美国以重大打击。此外,中日韩自贸区的谈判进程也在不断加速,这将成为中日两国深化经贸合作关系、合力应对美国单边主义与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推动经济全球化浪潮深化的又一有力举措。

2 中日关系的现实特征及发展趋势

2.1 民间交往热络不再,阻碍关系进一步深化

自2017年以来两国关系的逐渐缓和、不断向好主要归功于官方及两国中央政府自上而下的推动,这与此前中日邦交正常化前夕中日民间交往热络非凡、情谊深厚的局面形成了鲜明对比。在两国普通民众心中芥蒂犹存,囿于历史问题及领土纠纷等问题的长期化、复杂化,“中国威胁论”在日本仍有较大市场。多数日媒立场紧贴政府态度,对中国推进基建项目存在诸多误解与偏见,担忧中国借“一带一路”倡议争夺地区政治主导权、谋求亚洲的“经济霸权”,并渲染中国对地区安全造成的不利影响,呈现出“涉及经贸领域的内容相对务实,涉及政治安全的报道基调强硬”的特征。此次中日关系重回正轨,与官方间的频繁互动相比,民间响应程度可谓惨淡。“国之交在于民相亲、民相亲在于心相近”,民意基础不固,友好关系必然无法行稳致远。此可成为下一阶段深化双边关系的抓手与主要突破口。

2.2 世界贸易体系变革背景下的经贸合作水平不断提高

近年来,“巨型贸易协定”(“巨型贸易协定”的概念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苏庆义所提出,指有全世界最大的四个经济体(美国、欧盟、中国、日本)中至少两个参与签署的经贸协定)的签署、“巨型自贸区”的建立逐渐成为全球经贸网络构建、经贸关系深入发展以及贸易体系变革的鲜明特征与重要表现,如业已签署的美欧TTIP、美日FTA以及日欧EPA。尽管TPP因美国的“中途退群”而沦为“准巨型贸易协定”,但中日共同参与的RCEP以及中日韩FTA的相关谈判事宜正在迈向通衢坦途。尤其是随着国际局势的重大变化、东亚“地区主义”的强势回归以及三国整体关系的逐渐改善,中日韩FTA达成共识并最终签署的可能性在增加,各方也在不断凝聚动力。中日韩三国的贸易总量约占全球的20%以及东亚的70%,但互相间贸易依存度只有19.4%,远低于欧盟的65.7%以及北美自贸区的40.2%,存在巨大的“内部贸易”增长空间。如果三国在共同加入RCEP的基础上进一步建成中日韩自贸区,并在此基础上扩展为更加广泛的东北亚自贸区,那么这对于进一步消除贸易壁垒、拉动地区经济与贸易增长将大有裨益。

除此之外,作为世界第二、第三大经济体的中日两国有责任也有义务共同坚持自由贸易、反对贸易霸凌主义。伴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细水长流、大开大阖,两国在进一步强化传统经贸合作的同时,不断拓展以“第三方市场合作”为代表的合作新平台。此举将进一步化于第三方领域的激烈竞争为共赢合作,进而将2018年10月安倍访华期间达成的“一揽子”合作意向落到实处。鉴于此,在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号角即将吹响、“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已然到来之际,中日将在经济、贸易、金融、技术创新以及知识产权保护等领域进一步拓展合作的广度与深度。

2.3 领土与历史问题痼疾犹存,政治互信难有较大提升

自中日修交以来,回溯双边关系的历史进程即可发现,领土及历史问题始终是困扰两国关系走向高层次与高水平的痼疾。钓鱼岛领土争端、东海海域划界以及日本对待侵略战争的模糊态度等症结日积月累、潜移默化为“心结”,始终横亘在两国人民的心中;扩展军事、执法力量尤其是海军、海监力量的举动亦形成了中日“安全困境”,阻碍着政治互信水平的进一步提高。领土与历史问题属于中日两国间的“物理性利益矛盾”,其特指国家间领土争端历经几十甚至几百年都无法解决,或者国家、民族间的侵略、仇杀等不幸历史印刻在民族记忆中难以泯灭。这是典型的国家间“结构性矛盾”,几乎无法得到根治,必将在未来某个时间节点再次爆发并蔓延。如此,中日两国将再次陷入“缓和-正常-遇冷-缓和”的新一轮“关系循环魔咒”中。

3 总结

面对地区格局与力量对比的变动、进入“特朗普时代”的美国政治的混乱与“倒行逆施”以及世界局势暗流涌动、动荡不安的现实背景,同时在改善两国关系的内生动力不断增强的前提下,中日两国关系正常化的势头仍将继续保持,各领域的全面交流与良性互动将成为未来较长一段时间内双边关系的基本面。在综合评价有利条件及阻滞因素后,可以基本判定经济领域的合作共赢将稳居中日关系向上向善的主流,民间交往的有效开展与否将决定着关系发展是否具备强韧基础,而领土、历史问题的有效搁置、解决与否将成为影响关系发展势头的根本性、结构性因素。综上所述,面对两国间巨大的共同利益、不断积累的合作动力,在综合考量、研判的基础之上,可以对未来中日关系的发展前景持审慎乐观的态度。

参考文献

[1] 张季风.日本经济与中日经贸关系研究报告(2018):新时代背景下的中日经贸关系[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8:373.

[2] Trump,in Japan,says Tokyo has 'substantial' trade advantage over US.FOX NEWS[EB/OL].

[3] 特朗普称美日达成初步贸易协议.http://www.xinhuanet.com/2019-09/17/c_1125005872.htm.

[4] 乱局与变局:复旦国际战略报告[Z].2018:9.

[5] 刘柳.做好“一带一路”建设对日精准传播——基于日本社会对“一带一路”建设的认知分析[J].对外传播,2019,(10):33.

[6] 李雪威,赵连雪.日本主流报刊媒体的“一带一路”报道变化分析——以《日本经济新闻》《读卖新闻》为例[J].现代日本经济,2018,(5):49.

[7] 于洋,于国政.中日韩自贸区建设探析.东北亚经济研究,2018,(1):46.

[8] 陈志恒.东北亚区域自由贸易区建设的进展与挑战[J].东亚评论,2018,(2):74.

[9] 邹治波.中美俄三角关系演变的内在机理与现实[J].国际经济评论,2017,(4):94.

  • 上一个文章:论特朗普时代美国地缘战略对我国的影响
  • 下一个文章:没有资料
  • 联系方式

    客服QQ 820771224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yzqkw.com
    郑重承诺 高效,快速,包发表!
    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