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论文写作以及期刊推广服务!QQ:820771224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国贸论文 → 文章正文

论特朗普时代美国地缘战略对我国的影响

作者: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  来源:www.yzqkw.com  发布时间:2020/4/21 12:44:13  

摘要:由于特朗普内阁及党内鹰派势力固守“冷战思维”,特朗普政府地缘战略中“重回大国竞争”、“重视区域盟友作用”以及“交易主义”的特点将趋于固化。可以预见,未来特朗普利用地缘政治议题对中国施压,以期迫使中国在经贸问题上让步的基本战略将成为一种“新常态”,且由于美国极力向盟国转嫁防务负担,鼓动地区盟友更多介入地区热点事务,未来中国的周边安全形势将更为复杂化,来自地区邻国的挑战将更为频繁。这一方面要求中国进一步强化海军力量建设,确保中国的周边安全以及海上利益,另一方面还需要中国在经贸议题上与美国及其盟国展开磋商,以经济合作降低美同盟体系的“共同威胁认知”,削弱其凝聚力和向心力,从而使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主动权。

关键词:地缘政治; 特朗普地缘战略; 中国周边安全;

1 简述地缘战略

地缘战略学又被称为地缘政治学,是现代国际关系中最重要的战略理论之一。地缘政治学自古希腊时期便已产生,其内涵经国际关系实践的不断发展而得以拓展和丰富。随着全球及区域经济一体化的发展,一国的地缘战略安排已不仅仅局限于政治、军事等传统安全议题,而是越来越多地与经济议题紧密相连。

对于地缘政治学的研究最早可追溯至古希腊时代,其主要关注地理要素在国家政治行为以及国际关系实践中产生的影响。地缘政治学在近代始于德国地理学家弗里德里希·拉采尔在1897年提出的“国家有机体”论,该理论认为“国家就像生物有机体一样有兴盛、衰亡的过程,因而广阔的空间对于国家的兴盛和发展而言至关重要”,之后拉采尔又在“国家有机体”论的基础上提出了“生存空间”概念。他把达尔文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生物学概念应用到了国家发展领域。1917年瑞典学者谢伦在《作为生命形态的国家》一书中又对拉采尔的理论作出重要发展,并首次提出“地缘政治学”这一名词。与“生存空间论”同一时期诞生的还有地缘政治学中的另一大理论分支——“世界岛”理论。该理论起源于1904年英国地理学家麦金德发表的《历史的地理枢纽》一文,文中他将欧亚大陆中心地带称为枢纽地带,并认定其为世界政治最为核心的区域。1919年,麦金德又将“枢纽地带”概念修改为“世界岛”理论,并认为包含了欧洲、亚洲、非洲的“世界岛”是世界地缘政治的心脏地带,而控制了“世界岛”就等于控制了世界。二战后,尼古拉斯·斯皮克曼又对“世界岛”理论作出重要补充。他根据两次世界大战的历史现实提出了“边缘地带”学说,认为控制边缘地带才是控制欧亚大陆,从而控制世界的关键。除了“生存空间”概念和“世界岛”理论,地缘政治学在20世纪还诞生了由美国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赛耶·马汉所提出的以制海权为核心的“海权理论”,由塞维尔斯基在上世纪50年代提出的以强调北极地区对于争夺制空权的重要性的“空权理论”等。

随着两极格局的瓦解以及全球化的发展,世界政治、经济、安全形势发生了巨大变化。各国为了在全球及区域范围内的经济竞争与合作中占据更有利的位置,均在地缘战略的制定中将经济因素置于极为重要的位置,地缘经济学也在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孕育和发展后初见其理论雏形。较早开始研究地缘经济学的是美国学者爱德华·卢特沃克。他于1900年首次使用“地缘经济”这一术语并预言地缘经济学将在21世纪取代地缘政治学成为主流。以卢特沃克为核心的美国学者主要关注如何在地缘经济时代利用资本、市场、投资等手段取得对他国的竞争优势,从而继续确保美国的主导地位。尽管其关注的焦点领域从传统的军事、安全领域转移到了经济领域,然而本质上并未脱离地缘政治竞争的思维框架。意大利学者保罗·萨翁纳则将地缘经济学理解为研究国际竞争与合作规律的科学,而俄罗斯学者科切托夫则将地缘经济与国家战略相结合,认为地缘经济战略可以有效提高国家竞争力。

关于地缘政治学与地缘经济学之间的关系,目前学界大致有以下几种看法。以卢特沃克为首的部分学者认为在当今的国际政治经济现实下,军事冲突逻辑正向经济冲突逻辑转变,因而地缘经济学应当取代地缘政治学成为主流,而另一部分学者则认为地缘经济学目前尚未成熟,且地缘经济学的分析框架大都衍生自地缘政治学,因而地缘经济学应当从属于地缘政治学。还有些观点认为二者相互融合,应统筹看待。笔者认为地缘政治学和地缘经济学是统属于地缘战略的两个方面,各有侧重但都发源于国家利益这一本源。随着当今社会政治、安全议题愈发与经济议题紧密相连,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两大概念比历史以往任一时期都更趋融合。因此,当下对于地缘战略的研究不能局限于分析地缘战略的政治或经济单一层面,而应该将二者统筹来看,看到二者间的相关性。

2 特朗普的地缘战略特点

2.1 重回大国竞争

2017年末,特朗普发布上台后的首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作为一份对于美国内政外交总体安排具有指导性作用的顶层国家战略,该报告中一个明显的变化是恐怖主义威胁已不再排在首要威胁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则是首次将中、俄等“修正主义国家”列为美国的“战略竞争对手”。特朗普还强调要保持美国在经济、科技、军事等领域对于竞争对手的绝对优势,真正实现“美国优先”。报告中33次提及中国,且都是渲染“中国威胁”的消极表述,这也充分表明特朗普政府已放弃了前任政府对于中国合作与竞争并举的接触式战略。特朗普这种“零和博弈”式的冷战思维一方面是由于其军人情结所致,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特朗普内阁主要由军方鹰派势力构成,对华强硬论调已成为当今美国官方主流。因此,特朗普上台后的美国地缘战略已由“全球反恐”时代重回“大国竞争时代”。

2.2 重视发挥地区盟友作用

特朗普地缘战略的第二大特点是重视发挥地区盟友的作用。作为二战结束以来美国实现其全球霸权地位的重要基石,同盟体系和同盟战略对于美国在全球范围内维护其国家利益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然而,由于近年来美国实力的相对衰弱,运营全球同盟体系网络的巨额支出已让美国政府负债累累,而这对于以解决美国国内经济发展问题、保障中下层白人选民利益为施政核心的特朗普而言显然是不可接受的。自上任以来,特朗普屡屡向盟友施压,要求盟友承担更多的地区防务责任,分摊更多防务费用,以期在全球范围内以更经济、高效的方式运营同盟战略。特朗普还企图利用地区盟友对中国等“战略竞争对手”实施“离岸平衡”战略,让地区盟友更多得介入地区热点问题,使区域问题复杂化。

2.3 交易主义

作为代表着美国中下层白人阶层利益的总统,照顾美国国内选民的利益与情绪是特朗普稳固其自身统治的根基。因此,特朗普尤为关注经贸等涉及美国核心选民利益的议题,对于美国在世界贸易中长期遭受的“不公平待遇”十分不满。在竞选期间,特朗普便屡次抨击中国“偷走”了美国工人的工作,致使美国失业率升高。为了兑现竞选时的承诺,特朗普在上任后便展现出对华强硬姿态,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对中国加征关税,甚至不惜与中国打“贸易战”“科技战”。与前任政府坚持传统的地缘政治思想不同,特朗普的地缘战略更具务实性,反映在经贸领域便是重新确立美国在全球经贸体系中的主导位置。因而对于特朗普而言,地缘问题可能只是其为了谈判要价、占据谈判优势从而实现其经贸诉求的一种手段,而非其根本目标。特朗普在上任后屡屡通过在台海、南海、钓鱼岛问题上的强硬表态试图迫使中国在经贸问题上让步以及在与日本、韩国等盟国的双边经贸谈判中利用防务和安全问题向盟国施压都是特朗普在地缘问题上“交易主义”倾向的典型表现。

3 特朗普地缘战略对中国的影响

3.1 地缘竞争压力增大

特朗普上任后在对外政策上坚持“以实力求和平”的施政纲领,尤其重视美国的军力发展,构筑相比于竞争对手的绝对优势。为了在亚太地缘竞争中制衡中国,美国把绝大多数的精锐兵力及先进的武器装备部署在亚太地区,且通过执行所谓的“航行自由”计划频频越界进入我国东海、南海地区,扰乱中国的周边安全形势,中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地缘竞争也将因为美国的蓄意挑衅而加剧。

中美地缘竞争加剧客观上要求中国深刻意识到当今美国战略界的转向,中国已被普遍认定为是对美式霸权秩序的强有力挑战者,中美竞争将会成为未来中美关系的主流。除此之外,中美地缘竞争加剧还要求中国进一步强化海军力量建设,加速岛礁建设,确保周边地区的和平、稳定,以及我国的航线安全和海上利益。

3.2 区域问题复杂化

在亚太地区,随着特朗普在地缘战略上越来越重视经济、高效得发挥地区盟友的作用,并对盟友进行适度“松绑”,美国的亚太盟国将更为积极得配合美国的地区战略介入到地区安全事务中,中国的周边地区也将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地区大国的挑战,东海、南海、台海问题也将有可能因域内外国家的介入而更加复杂化。2017年,由美、日、印、澳四国共同参与的“印太战略”便是美国利用其地区盟友对中国进行包围、遏制的最新版本。

然而,由于盟国在防务费用分摊以及经贸议题上与美方存在很大分歧,且盟国出于自身战略利益的考量在地区政策上也并非完全与美方同步,因此美国构筑的亚太同盟“包围圈”并非无懈可击。对此,中国需要时刻警惕域内外国家介入周边地区热点事务,使地区问题复杂化,且要看到“美国优先”的同盟策略正使美国的同盟体系离心倾向明显,中国应把握好战略机遇与这些国家建立更紧密的合作伙伴关系。同时,中国还应积极参与构建地区多边经济与安全秩序,以负责人的大国形象引领新时代的地区合作,从而降低周边安全压力。

4 总结

由于特朗普内阁及党内鹰派势力固守“冷战思维”,特朗普政府地缘战略中“重回大国竞争”、“重视区域盟友作用”以及“交易主义”的特点将趋于固化。可以预见,未来特朗普利用地缘政治议题对中国施压,以期迫使中国在经贸问题上让步的基本战略将成为一种“新常态”,且由于美国极力向盟国转嫁防务负担,鼓动地区盟友更多介入地区热点事务,未来中国的周边安全形势将更为复杂化,来自地区邻国的挑战将更为频繁。这一方面要求中国进一步强化海军力量建设,确保中国的周边安全以及海上利益,另一方面还需要中国在经贸议题上与美国及其盟国展开磋商,以经济合作降低美同盟体系的“共同威胁认知”,削弱其凝聚力和向心力,从而使中国获得更大的战略主动权。

参考文献

[1] 梅冠群.特朗普时代中美地缘格局可能出现的新调整与新变化[J].中国经贸导刊,2017,(08):18-20.

[2] 李正,陈才,熊理然.欧美地缘经济理论发展脉络及其内涵特征探析[J].世界地理研究,2014,23(01):10-18.

[3] 刘小枫.美国“遏制中国”论的地缘政治学探源[J].国外理论动态,2019,(10):44-60.

[4] 洪菊花,骆华松.地缘政治与地缘经济之争及中国地缘战略方向[J].经济地理,2015,35(12):26-35.

[5] 蒲宁.地缘战略与中国安全环境的塑造[M].北京:时事出版社,2009.

联系方式

客服QQ 820771224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yzqkw.com
郑重承诺 高效,快速,包发表!
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