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提供专业的论文发表、论文写作以及期刊推广服务!QQ:820771224

电话:18796337551
当前位置: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编导论文 → 文章正文

基于叙事角度《无人区》的审美呈现研究

作者: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  来源:www.yzqkw.com  发布时间:2020/6/18 23:05:33  

摘要:宁浩导演的作品是国产电影中难得的用黑色幽默来表现艺术的佳作。在他的电影《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中,都通过小人物的蹩脚遭遇和插科打诨来表现对社会某些现象的独特理解和讽刺。然而在他的这些早期影片中,多的是对社会丑恶的刻画、人的欲望的直观展示,却少有对人性的探寻和对社会文明的深度思考。在这样的创作背景下,《无人区》可以说是宁浩作品中的一个转折点。宁浩在接受采访时说,《无人区》这部电影的用意是“探讨人性善恶的问题[1]”。放弃自己所擅长的多线索叙事,采用一条主线下多条副线并行交织的手法,也是为了使观众有更多的注意力去体会片中的人性和动物性之间的转换,以及主人公内心实现自我救赎的过程。

关键词:《无人区》; 叙事结构; 叙事话语; 审美呈现;

一、叙事结构的审美呈现

影片运用了“三一律”的戏剧结构规则,“戏剧创作在时间、地点和情节三者之间保持一致性。即要求一出戏所叙述的故事发生在一天之内,地点在一个场景,情节服从于同一个主题[2]”。导演设置了一个近乎封闭的叙事环境,将漫天黄沙的沙漠戈壁、一眼望不到头的公路、为了生存或金钱各怀鬼胎的人等元素放到这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让故事主线跟随主人公潘肖在荒凉的西部无人区的公路上行进。这样的结构设置在《无人区》中有其必然性。无人区这个空间环境是影片叙事的重要因素,也是主题传达的必要因素。无人区处在一个法律治安薄弱、人烟稀少的西部荒原之中,社会文明似乎没有在这里留下太多痕迹,人性的丑恶在法律的缺失下被放大。人与人之间利益的冲突、文明社会和原始地带行为方式的不同和人物内心的矛盾在有限的时间内爆发了巨大的戏剧冲突。正是在这样的典型环境中才使得来自文明社会、习惯了用法律和道德说话的主人公失去了社会文明的保护,在一次次遭遇中迅速沦落为一只无人区中的原始动物。

影片中的矛盾冲突之所以如此强烈,还因为剧情安排得自然、精致。虽然在纵向上影片是规规矩矩的线性叙事,但在横向上除了主人公潘肖这条主线之外,我们可以看到里面还有加油站一家三口和舞女、盗猎团伙、货车司机两兄弟、警察这几组不同的角色,几条副线和主线之间你追我赶,时而交叉,时而分开,彼此之间发生着错综复杂的关系。并且剧情在看似偶然的事件之间用现实的笔触穿入了必然的联系,这就使得故事点之间联系紧密,环环相扣。比如潘肖与两名货车司机斗气使坏,致使车玻璃被砸花,看不清路,导致车撞黄渤饰演的杀手,引发了后面的一系列事件。这样一环扣一环的剧情安排使事件之间互为因果,巧合、误会增加了影片的荒诞效果,让观众面对残酷、暴力的同时又感到啼笑皆非,突显了黑色幽默的意味。

二、叙事话语的审美呈现

(一)视听手段的运用与主题引入

影片开头运用声画对位引入影片主题:“这是一个关于动物的故事,发生在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这时的画面是漫无边际的荒漠上,一只鹰隼俯冲向地面,被隐藏着的偷猎者抓住。旁白中讲述的和画面中展示的是同样的原始状态的自然环境,旁白叙述的是猴子合作最终变成人的故事,而画面中展示的却是弱肉强食的原始的生存法则。导演用旁白和画面的冲突巧妙地预示了影片将要探讨的人性和动物性的问题。

人性与动物性的第一次交锋,是在潘肖帮盗猎团伙老大打赢官司之后在饭馆吃饭,老大拒绝如约支付律师费的尾款,潘肖暗示老大“谁能证明我喝了酒呢”,威胁老大要再次送他入狱,老大陷入了被动。这时窗户栏杆的阴影投射在老大的脸上,就像老大之前在狱中隔着栏杆跟潘肖对话的情景,这暗示了此时的老大虽然心中愤恨,但由于害怕再次入狱只能暂时忍气吞声。从之前撞死警察的情节可以看出,这个鹰贩子残忍冷酷,凡事诉诸暴力,是原始野性的代表。在这场社会文明和原始野性的交锋中,社会文明占据了上风,是因为这时的地点仍旧是在由现代文明管理统治着的小镇上。而潘肖不知道,老大正策划在无人区中用最原始的方式拿回自己的利益,不由得使观众对潘肖的命运产生了些许担忧,同时也期待着接下来人性和动物性能够擦出怎样的火花。

(二)细节运用引人入胜

细节的处理和把握是影片的一个亮点。导演巧妙地用一些细节物件将多个巧合事件进行勾连,于细致处见功力,用自然细腻的叙事技巧讲述了一个充满误会、巧合、冲突与悬念的故事。“艺术中的物件细节,既不同于生活中的物件,也不同于戏剧中的道具。它必须参与戏剧行为,通过它引发矛盾,激化冲突,发生事件,让人物卷入戏剧纠葛中去,以致影响人物的生活状况,改变人物的性格以及人物的命运和前途[3]”。

以片中出现的打火机为例,打火机在片中一共出现了七次。第一次,潘肖将打火机扔到卡车上,使他与两个司机结下了仇,也将两个司机卷入了这场风波。第二次,潘肖想要毁尸灭迹,却发现少了打火机,杀手没有死成。第三次,潘肖回加油站去买打火机,给了舞女潜逃的机会,舞女藏在潘肖的后备箱里逃走。第四次,杀手醒来,用枪威胁舞女拿打火机点着潘肖身上的汽油,这里值得注意的是,舞女从潘肖口袋里拿出来的打火机正是他刚刚买的那一个,这种“倒霉”让观众哭笑不得,这也是宁浩的黑色幽默的一个运用。第五次,舞女趁盗猎团伙老大不注意将打火机弄碎,救了潘肖,使他免于一氧化碳中毒。第六次,卡车司机将打火机还给潘肖,也表示两人和解,这次打火机的传递直接影响了整个故事的结局。第七次,也就是最后一次打火机出现,是伴随着影片的高潮,潘肖将口袋中的打火机扔到卡车后斗点燃了汽油罐,跟贩鹰老大同归于尽。这是潘肖内心人性的最终胜利,也是他对从前的忏悔和自我救赎。从打火机的几次出现可以看出,这个小物件与整个故事情节的推进息息相关,在看似偶然间决定了故事的结局走向。正是导演对细节极强的把控力,才能将原本简单的故事讲得这么动人心魄、引人入胜。

三、结语

总体来说,《无人区》的叙事结构和叙事话语给人自然、流畅的感觉而又不失精巧、细致。这样的叙事特点增加了影片的寓言性,强化了黑色幽默的风格,传达出关于人性和动物性的思考:原始社会中的“弱肉强食”是不被人类追求的错误法则,而文明社会中的法律依然不能始终确保邪恶受到应得的打击。一切将回归于人性的自我把控,在危机来临时,只有放弃自己的私利去合作才是人类的生存之道。

参考文献

[1] 宁浩:《无人区》探讨人性善恶[EB/OL].(2012-04-25)[2014-04-09]

[2] 百度百科.摘自百度百科“三一律”词条[EB/OL].

[3] 王心语.影视导演基础[M].北京: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2009.

联系方式

客服QQ 820771224
客服热线18796337551
网站地址 www.yzqkw.com
郑重承诺 高效,快速,包发表!
优质期刊论文发表网真诚欢迎新老客户的光临与惠顾!